□金陵晚報記者 陳菲 通訊員 秦研
  12月29日下午,江心洲一家養老院內,老人們像往常一樣,安靜地享受著午後的陽光。95歲的黃雲香老人有點不一樣,紅色的中式棉衣令她格外顯眼,老人的臉上,比平日多了份笑容。
  這天,來看望老人的不只是她那雙兒女,還有個特殊的人,她就是秦淮區人民法院的王小娣法官。其實,這次見面的緣由並不愉快,甚至可以說令人傷心,因為贍養費的問題,老人將這雙兒女給告了。養老的錢,弟弟一直在出,姐姐出得太少,她怪弟弟將老母親送得太遠,她不想母親的晚年過得如此孤獨,她想讓母親離自己近一點。這次見面,她就是想聽聽老母親真實的想法。
  老人會選擇哪種養老方式?哪種生活狀態更適合老人?黃雲香老人作出了自己的選擇。
  矛盾的起源:
  老媽住進養老院之後
  姐姐吳曉芳說,老母親這輩子過得很苦,父親去世得早,母親年輕時是靠當保姆把他們姐弟養大的。好在雇主在離開南京時,給母親安排了住處,房子不大,但他們也算有了家。之後的日子,相對好過了些。她和弟弟吳曉鋼各自有了家庭後,母親一直與弟弟一家生活,身體硬朗的母親在做了祖母后,甚至還幫著弟弟帶晚輩。
  在此之前,姐弟二人對於母親養老的問題,並沒有多大分歧。矛盾,是在母親進入養老院生活之後產生的。
  吳曉鋼說,十幾年前,他們家的老房子拆遷,分到的新房是高層,在20樓,當時母親已經80多歲了,上下樓很不方便,之後又在陽臺改造的房子里住過。母親住進去後,一直很好,但吳曉芳卻覺得不合適,商量著要把母親送到養老院。
  認真考慮了這個問題後,吳曉鋼同意了,隨後他征求了母親的意願,母親本人也表示同意。於是,黃雲香老人被送到了秦淮區的一家養老院。之後,因為相熟的老人換到了江心洲的養老院,黃雲香也跟著搬了過去。可這一搬,卻令姐弟二人產生了隔閡,甚至三次鬧上法庭。
  姐弟的隔閡:
  老媽晚年過得太孤獨
  姐弟二人三上法庭,全都是因為一個問題:錢。起初,是因為吳曉芳贍養費出得太少,之後,是因為物價上漲,老人的養老費也在上漲,從當初的400多元,漲到了900多元,這樣一來,贍養費必須得提高。儘管法院判決姐弟平攤上漲的贍養費,但在執行上卻一直是個問題。
  今年10月,姐弟二人再次被母親告上法院,雖然母親是原告,但實際上卻是弟弟在告姐姐,因為如今養老院的費用已漲至2000多元,弟弟的月收入也就2000多元,姐姐不肯出錢,他一個人已無力支付了。
  12月初,秦淮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。庭審中,姐姐很委屈,流著眼淚道出了她不肯出錢的原因。
  吳曉芳說,弟弟在沒有跟她商量的前提下,將母親送到了江心洲的養老院,她每次去看母親都要坐船、坐車,路程太遠。如今,她也是七十多歲的人了,行動也非常不方便,體力上也吃不消了。更重要的是,母親曾多次跟她提出,年紀大了,想回家了,不想住在江心洲的養老院了,作為女兒,她也希望能滿足老母親的願望,所以,她希望法庭能瞭解母親的真實意思。
  老人的心聲:
  “沒空看我,不怪你們”
  聽了姐姐的話,弟弟火立刻就上來了,在他看來,老母親在江心洲住了好幾年了,一切都已經習慣了,95歲的老人,如果再讓她去適應新的環境,不利於老人的身體。
  為何不聽聽老人自己的想法?主審法官決定去江心洲的養老院,跟老人見個面。
  在跟王法官交流過程中,老人明確表示,她願意住在江心洲的養老院,因為這裡她住慣了,人也熟了,不想再挪地方了。也許是知道姐弟間的矛盾,老人有些無奈地說:“我95歲了,我能活幾年?頂多兩年。”
  老母親的這番話,令吳曉芳傷心落淚,她拍著胸口對老媽說:“老媽,你看看我,頭髮也白了,我也走不動了,我來看你一次也不容易。我想你離我們近點,我們好多看看你。”
  聽了女兒的一番話,老人的眼圈也紅了,“你們能來看我,就來看看,沒空來看我,我不怪你們。我住慣了,就住在這。”
  聞言,吳曉芳當場表態,她尊重老媽的選擇,既然老媽願意留在江心洲,她願意分攤一半的費用,只要老人開心就好。
  這一次,姐弟倆終於統一了,黃雲香老人露出了可愛的笑容。(文中人物系化名)
  (原標題:老媽住的養老院太遠 姐弟鬧上法庭)
創作者介紹

馬灣公園

xchip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